陵园动态
佛家慈悲度世、往生西方。风水藏风聚气,福佑后人
您的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 > 陵园动态 >陵园文化
儒学中的矛盾
TIME:2021-08-22 08:57:51  HOT:90

先生,早!昨晚写好了想法和问题,特意上了闹铃,早起来问先生。读了昨天的文章,熊逸老师解读了关于《左传》中的赵盾弑君的疑点,让我联想到五代十国顾闳中所画的《韩熙载夜宴图》。《韩熙载夜宴图》在历史上有两种缘由记载,一是说因为韩熙载出自豪门,才能超群,入南唐后官至中书侍郎。眼看南唐政治江河日下,自己却无力挽回,因而“耻为之相,故以声色晦之”。后主李煜很想重用韩熙载,却闻其“放意杯酒间,竭其材,致娱乐殆百数以自污”。于是命顾闳中夜间遣至韩熙载府第,偷看韩熙载行乐的每一个场面,想借以图画劝告韩熙载停止夜夜歌舞升平的放荡生活。 另一种说法是说,因为韩熙载是一位很有才华的官员,出身北方望族,唐朝末年登进士第,其父因事被诛,韩熙载才逃至江南,投顺南唐。初深受南唐中主李憬的宠信,后主李煜继位后,因为当时北方的后周威胁南唐的安全,李煜一方面向北周屈辱求和,一方面又对北方来的官员加以百般猜疑、陷害,整个南唐统治集团内部斗争激烈,朝不保夕。所以在这种环境之中,身居高职的韩熙载为了保护自己,故意装扮成生活上腐败,醉生梦死的糊涂人,好让李后主不要怀疑他是有政治野心的人而以求自保。但李煜当时对他还是不放心,就奉命画院的待诏顾闳中和周文拒到韩熙载家里去探个虚实,命令顾闳中和周文拒把所看到的一切画下来交给他看。大智若愚的韩熙载当然明白他们的来意,所以故意将一种不问时事沉腼于歌舞,醉生梦死的形态来了一场酣畅淋漓的表演。顾闳中凭借着他那敏捷的洞察力和惊人的记忆力,把韩熙载在家中的夜宴全过程默记在心,回去后即刻挥笔作画,李后主看了此画后,就暂时放过了韩熙载等人。

无论是哪种绘画的目的,或者顾闳中看到韩熙载夜宴场景是否是对事件的真实还原,《韩熙载夜宴图》中人物表情和内心世界惟妙惟肖的描绘,肯定夹杂了画家的个人情感和运用了替人物代言的手法,才能把事件的经过生动的呈现在受众面前。同时,它不失信史的价值,肯定也反应了当时的社会结构和生活方式。再回到《左传》,如果《春秋》真为孔子所著,《左传》也真为左丘明所写。孔子(公元前551年―公元前479年)和左丘明(约前502—约前422),又属于同一时代。同时《论语》记载,子曰:"巧言、令色、足恭,左丘明耻之,丘亦耻之。匿怨而友其人,左丘明耻之,丘亦耻之。 ” 那么,孔子肯定见过左丘明,也有可能读过《左传》。《春秋》也很有可能是孔子对《左传》的一种个人观点的点评。为何用“点评”二字,我认为“晋赵盾弑其君夷皋”,就是孔子的真实态度。《春秋》看似没有表情、没有评判,但无表情、不评判就是一种态度,正如笛卡尔所说“我思故我在”。 我没读过《春秋》、也没有读过《左传》,就是这两一直在读熊逸老师的

“自治”与“他治”从国家政权出现开始,似乎就是一对同时存在又不可调和的矛盾,并一直绵延至今。从1980年开始我国农村开始实行村民自治,可惜搞了这么多年一直没搞好,是农民没有能力吗?当然不完全是,在很多地方压根儿没有这个问题。真正的原因是熊大今天讲的“编户齐民”与“宗族聚集”的矛盾。中国有九亿农民,如果完全自治,国家不是吓死了。在乡镇层面有层层枷锁限制自治,不过最好的牵制是村党支部的设立。村民自治搞这么多年主要的矛盾就是“两委”矛盾,国家不知道吗?当然知道,要的就是这个效果。民间自治力量与国家行政力量的较量,最终的目的达到一种乡村可以生存同时国家政权不会失控的平衡。这样的情况同时反映在民族区域自治上,国家同化与民族特色一直在角力之中。熊大,我是不是妄议国家大事了~~熊大,你一定要点评一下我,第一次留言,我可是你铁粉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