陵园赏析
明堂开阔,方园成像,山环水抱,福佑九代。
您的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 > 陵园赏析 > 陵园文化
情绪更加安定 焦虑感 纠结感也明显下降
TIME:2021-08-07 08:41:57  HOT:162

情绪更加安定 焦虑感 纠结感也明显下降

现在感觉对冥想上瘾,冥想时候前额有一股涨涨的快感。 

值得持续一生的好习惯

熊老师好。我在练习太极拳,站桩是练拳的必修课。站桩的最高境界就是无我。我属于初级状态,有过一次神秘体验。那天我实际站桩用了半小时,夏天的早晨淅淅沥沥的小雨夹杂着微风,我自己好像站在喜马拉雅的山峰上藐视一切,站桩结束感觉特别神奇,似乎半小时只是一瞬间。和周围的拳友交流大家似乎都是在彻底集中精力,没有任何杂念的时候会有一种时间一闪而过的体验。只是这种体验是偶然的,不知不觉发生的。刻意去找反而找不到。

曾在梦境中获得过“无我”的体验。仍然是第一人称视角,却没有“我”的认定,也没有“你”、“我”概念的分别。万事万物中,凡事有“我”这个概念元素的,全部被剥离。这样的状态下,思维会更友善,因为你我不分。

也许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,自己在梦境中仔细地体验着,梦里的心中不断在感慨“为什么一定要有我呢?原来这就是无我,对呀,为什么一定要有我呢?”

也许这很矛盾,知道可以有我这个概念,但在事实上,却没有丝毫对自我的认定,也没有对“你”、“你们”、“我”的分界。甚至隐约能感受到人与物的同一,虽然同一,在空间上却不是融在一起,眼睛仍然能看得到我和那个物体的界限和距离。

……那可能不是个正常的世界,知识和理性自顾自地发挥作用,同时,感受觉知也自顾自地发挥作用,它们可能是矛盾的(如:知道有我和事实无我),但却又互不干涉,同时成立。

从梦中清醒后的好几天,还能延续一些那样的体验,但一周之后,只剩理性的回忆,感受已经无法回顾,一点也不剩了,并且再也没有能与之重逢。虽然是做梦,但对自己理解“无我”启发很大,用理智似乎不仅说不通,还会自相矛盾……现实环境中缺少的,是那种“让矛盾双方坦然地同时存在”的可能性。

我路过的几次瑜伽课,全程心里想的都是时间段能不能对上行程和价格划不划算了……所以我就大概回忆了一下几次“心流”的体验吧,除了时间飞快、好想再投入一把,记得的最强烈感受是安全感和掌控感,专注于当下的这个游戏这本书,心无旁骛,世界上其它的事物都不存在了,也能算是我即世界吧。

今天的脑洞想到的是感性与理性究竟是多么的相爱相杀啊……这真是个可以永恒讨论下去的问题。隔壁万老师的专栏介绍过一项研究,也许就不存在什么理性决断,任何决策过程都是人的感性在起作用,理性不过是用来说服感性的武器。无论是引起注意还是传播观点,都要动用理性来动摇感性。其实各种宗教的冥想手段,还是“直指人心”的,无论发展出庞大的佛学体系还是伟大的神学,理性思辨似乎只是通往感性的道路。但我越来越能在学习中感受到理性思考的痛并快乐着,这条路又漫长又始终能望到终点。佛学是理性的还是感性的呢?一定是都有啊,况且为什么非要区别呢,它们是一体的吧

以前看电视剧《西游记》的时候,我就在想,72变的孙悟空变成其他动物,他看到的世界还是这样吗?电视编导的设计就是,无论孙悟空变成什么,都会保留脑袋,也就保留了人的视角,巧妙的规避了这个问题。否则孙悟空如果变成蝙蝠,岂不是只能夜间活动了?

第一次看到阿赖耶识,是在圣斗士的漫画里沙加写给雅典娜的,有同样回忆的人,我想说,你们年龄虽然不小,但是记忆还不错。阿赖耶识就像VR头盔,让你身临其境感受大千世界,但是当你放下头盔的时候,你才发现,身边其实什么也没有。

神秘体验除了冥想之外,其实在感受艺术的时候,也容易产生类似的感觉。例如:以前在听《西方艺术课》的时候,聆听课后的古典音乐,自己的注意力就经历了先集中再耗散的过程,集中让我脱离现实世界,耗散让我摆脱自我。这也是为什么,基督教的唱诗班风格也是古典音乐,而不是摇滚的原因。